最新消息:

十天干阴阳细解

四柱八字 玄学网 13浏览

十天干阴阳,十干阴阳之异,不过阳刚阴柔,阳健阴顺。阳不甚,受阴克;阴不甚,畏阳克。阴易于他从,阳难于他从。阳干气旺,阴干质坚而已。而命家作为歌赋,比喻失伦。如称,甲为栋梁,乙为萝藤,丙为太阳,丁为灯烛,戊为城墙,己为田园,庚为顽铁,辛为珠玉,壬为江河,癸为雨露,不可信也。

阳干主刚,威武不屈,而有恻隐之心,其处世不苟且。阴干主柔,见势忘义,而有鄙吝之心,其处世多骄谄。大都趋利忘义之徒,皆阴气之为戾。豪侠慷慨之人,皆阳气之独钟。然阴阳停匀,不偏不倚,尤属顺正之命,自无损人利己之心也。

十天干阴阳细解
十天干阴阳细解

十天干阴阳细解

甲者乙之气,乙者甲之质。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,甲也。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,乙也。又细分之,生气之散布者,甲之甲;而生气之凝成者,甲之乙;万物之所以有是枝叶者,乙而甲;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,乙也乙也。方其为甲,而乙之气已备,及其为乙,而甲之质乃坚。有是甲乙,而木之阴阳具矣。以木类推,余者可知。甲者阳木也,木之生气也;乙者阴木也,木这形质也;庚者阳金也,秋天肃杀之气也;辛者阴金也,人间五金之质也。木之生气,寄于木,而行于天,故逢秋天肃杀之气,而销克殆尽。而金铁刀斧反不能伤。木之形质,遇金铁刀斧而斩伐无余,而肃杀之气只可外扫落叶,而根柢愈固。此所以甲以庚为杀,以辛为官,而乙则反是也,庚官而辛杀也。丙者阳火也,融和之气也,丁者阴火也,薪傅之火也。秋天肃杀之气,逢阳和而克去,而人间之金,不畏阳和,此庚以丙为煞,而辛以丙为官也。人间金铁之质,逢薪傅之火而立化,而肃杀之气,不畏薪傅之火,此所以辛以丁为煞,而庚以丁为官也。即此以推,而余者之相克可知矣。

十天干甲木

《滴天髓》说:「甲木参天,脱胎要火,春不容金,秋不容土;火炽乘龙,水荡骑虎,地润天和,植立千古」。这就是说,甲木是参天大树,如欲甲木繁荣茂盛,便须阳光来照耀培育,或将其砍伐作为燃料,以充分发挥木材的潜在功能。春天木旺金绝,故而春木比较不怕金的克伐;秋天土行衰败,故而秋木比较不怕土来盗气。倘四柱火旺,地支要有湿土(乘辰龙)以供其盘根;倘四柱水旺,地支要有强木(骑寅虎)以固其本;如果八字干支能够生化得宜,则甲木必可长久繁茂发荣,不会轻易枯萎或腐烂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甲木天干作首排,原无枝叶与根芽,欲存天地千年久,直向沙泥万丈埋;断就栋梁金得用,化成灰炭火为灾,蠢然块物无机事,一任春秋自往来」。此说与《滴天髓》所说大同小异,唯一不同者,乃前者将甲木譬之为繁茂大树,后者则譬之为栋梁之材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甲木属阳,乃栋梁之材,喜生秋冬,遇申子月为吉;柱见庚辛,譬如斧凿之论,主利名,运行申酉辰戌丑未乡,大能发越,见辛官尤妙。忌寅午戌合局及透丁火伤官,乃辛苦劳力,做事无成之命,运逢亦不顺;若合局丁透,柱有辰戊丑未,干上露戊己,再行财运,伤官生财却一发大福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春月甲木,渐有生长之象。初春犹有余寒,当以火温暖,别有舒畅之美,水多变克,有损精神,重见生旺,必用庚金瓯釜,可成栋梁。春末阳壮水渴,借水资扶,则花繁叶茂;初春无火,增之以水,则阴浓气弱,根损枝枯,亦不华秀,是以水火二物,要得时相济为美」。又说:「四月甲木退气,丙火司权,先癸后丁。五、六月甲木,木性虚焦,一理共推,五月先癸后丁,庚金次之,六月三伏(三伏乃指由夏至后第三个庚日算起,每十天为一伏,计共三十天,故叫三伏)生寒,丁火退气,先丁后庚,无癸亦可;或五月乏癸,用丁亦可,要运行北地为佳」。又说:三秋甲木,木性枯槁,金土乘旺,先丁后庚,丁庚两全,将甲造为战戟;七月甲堪为戟,非丁不能造庚,非庚不能造甲,丁庚两透,科甲定然;庚禄居申,杀印相生,运行金水,身伴明君。或庚透无丁,一富而已。主为人操心太重,不能坐享;或丁透庚藏,亦主青衿小富;或庚多无丁,残疾病人,若为僧道,灾厄可免」。又说:「十月甲木,庚丁为要,丙火次之,忌壬水泛身,须戊土制之。十一月甲木,木性生寒,丁先庚后,丙火佐癸;癸水司权,为火金之病;庚丁两透,支见巳寅,科甲有准,风水不及,选拔有之;若癸透伤丁,年戊己辅救,残疾之人;或壬水重出,丁火全无者,庸人也!得丙方妙。十二月甲木,天气寒冻,木性极寒,无生发之象,先用庚劈甲,方引丁火,始得木火有通明之象,故丁次之;庚丁两透,科甲恩封;庚透丁藏,小贵;丁透庚藏,小富贵;无庚者,贫贱;无丁者,寒儒」 。

十天干甲木特征

颜色主靛、青、墨绿,形状主粗直或高壮之长形、棒形、柱形、叉形,季节主春天正月,方向主东北方,味觉主大酸,五常主专仁,型态主乔木、大树、栋梁、木材、森林,以及在各种其他木性物颓与行业中偏向于粗、硬、糙、长、高、直、壮、阳、刚、单纯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乙木

《滴天髓》说:「乙木虽柔,刲羊解牛,怀丁抱丙,跨凤乘猴;虚湿之地,骑马亦忧,藤萝系甲,可春可秋」这就是说,乙木乃属于较柔的植物,好像藤萝一样,虽说其赋性阴柔,然如势力强盛,仍有能力疏解土气,制服土行(刲羊解牛,羊指未土,牛指丑土),并能胜任火神泄秀,甚至还经得起金神的裁修考验(跨凤乘猴,凤指酉,猴指申)。如果八字水多而寒湿,乙木气弱,则纵得阳光热能来温培育荣亦恐无济于事(骑马亦忧,马指午);如果四柱甲木众多(藤萝系甲),生于春天固然生机盎然,即令生于秋天,因木势强旺,故也不怕金来克伐。

《醉醒子》说:木「乙木根亥种得深,只宜阳地不宜阴,漂浮最怕多逢水,克制何须苦用金;南去火焚灾不浅,西行土重祸尤侵,栋梁不是连根木,辨别工夫好用心」。这就是说乙木如果通根而强,宜用火来泄气而不宜逢水来助强;要对付乙木,不必一定用金克伐,有时遇到泛滥的旺水也能将乙木连根拔起或令其漂浮无依。倘乙木气势很弱。遇到南方火来焚化必定灾殃不浅,遇到土金来盗克更是祸害重重;甲木是属栋梁之类的木材,乙木则属有根有叶的植物,两者之间有一些区别,研命者在辨认方面须特加注意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乙木属阴,为生气之木,遇春生而花叶茂盛,亦喜生于小春(即十月)之令。逢亥卯未、申子辰二局,更行北运,虽透丙、丁、庚、辛亦不妨;所忌寅午戍火、巳酉丑金,多伤残,再行南运,主夭无疑」

《穷通宝鉴》说:三春乙木,为芝兰蒿草之物,丙、癸不可离也。春乙见丙,卉木向阳,万象回春,须癸滋养根基丙癸齐透天干,无化合制克,自然登科及第,故书曰:「乙木根亥种得深,只宜阳地不宜阴,漂浮只怕多逢水,克制何须苦用金」。又说:「三夏乙木,木性枯焦,四月专尚癸水,五、六月先丙后癸,夏至前仍用癸水」。又说:「三秋乙木,金神司令、先丙后癸;惟九月端用癸水,恐丙暖戊土为病也」。又说:「十月乙木,木不受气,而壬水司令,取丙为用,戊土为次。十一月乙木花木寒冻,一阳来复,喜用丙火解冻,则花木有向阳之意,不宜用癸以冻花木,故端用丙火。十二月乙木,木寒宜丙,有寒谷回春之象,得一丙透,无癸出破格,不特科甲,定主名臣显宦;丙火藏支,食气而已;干支无丙,一介寒儒」。

十天干乙木特征

颜色主蓝、绿、淡绿,形状主细弯或低柔之针形、条形、枝形、网形,季节主春天二月,方向主正东方,味觉主微酸,五常主博仁,型态主灌木、花草、藤萝、瓜葛、稻麦、苔藻、竹类,以及在各种其他木性物类与行业中偏向于较细、软、精、短、低、弯、小、阴、柔、复杂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丙火

《滴天髓》说:「丙火猛烈,欺霜侮雪,能锻庚金,逢辛反怯;土重生慈,水猖显节,虎马犬乡,甲木若来,必当焚灭」。这就是说,丙火像夏日艳阳,其光热是很猛烈的,能够溶化霜雪,蒸涸水源;丙火也像熊熊烈火,能够冶炼粗顽的庚金使成有用器皿,但若遇到辛金,反恐遭辛合化或牵制。如果丙火很强,得土能泄其秀,且可将火的烈性转化成土的慈性;丙强遇到旺水,格局水火既济,可以显现奇特的节操;如果丙火强旺,又得到寅午戌三合火局来帮助,火势盛极,则丙火非但无法像温和的阳光一样去助荣甲木,反而会将甲木焚减无遗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丙火明明一太阳,原从正大立纲常,洪光不独窥千里,巨焰尤能遍八荒;出世肯为浮木子,傅生不作湿泥娘,江湖死水安能克,惟怕成林木作殃」。这就是说,丙火猛烈就像炎炎太阳一样,它代表着光明磊落,大公无私,其光芒可以照耀千里、其热能也可遍布八方。当丙火很弱的时候,纵使是一枝无根的浮术也能生助火势,但若遇到湿土,就会晦丙之光,使其更加虚弱了(出世肯为浮木子,传生不作湿泥娘);当丙火很强的时候,一点弱水根本就制服不了它,最怕的就是木神过多,一片木海突将丙火窒息掩减了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丙火属阳,乃太阳之正气,能生万物,喜生春夏月间,自然成就,精神百倍;更遇天月二德,行东方运大妙。虽见壬癸水不妨,惟忌戊己透露,减其分数,大运岁君相犯,官府刑狱、破财丧服。生于秋冬,更遇夜时,地支再合水局、非仆即从,一生离别孤独,贫天残疾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三春丙火,秉象至威,阳回大地,侮雪欺霜,端用壬水,为扶阳,名曰天和地润,既济功成。正月为妙」。又说:「三夏丙火,阳威性烈,专用壬水,若亥宫壬水无力,回克泄故也,仍用申宫长生之水,方云富贵」。又说:「七月丙火,太阳转西,阳气衰矣,日近西山,见土皆晦,惟日照湖海,暮夜光天,故仍用壬水辅映光辉。八月丙火,日近黄昏,丙之余光,存于湖海,仍用壬水辅映。九月丙火,火气愈退,所忌土晦光,必须先用甲木,次取壬水」。又说:「十月丙火,太阳失令,得见甲戊庚出干,可云科甲,主为人性好清高,斯文领袖。十一月丙火,冬至一阳生,弱中复强,壬水为贵,戊土佐之。十二月丙火,气进二阳,侮雪欺霜,喜壬为用,己土司令,土多又不可少甲,壬甲两透,科甲堪宜,甲藏则秀才而已;或无甲得一壬透,富中取贵」。

十天干丙火特征

颜色主朱色、赭色,形状主蓬散状之不规则形,季节主夏天四月,方向主东南方。味觉主大苦,五常主外礼,型态主由木材、木炭、煤炭、木质纤维和植物油脂所燃烧发出之电能与热能,以及在各种其他火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物理性质者。

十天干丁火

《滴天髓》说:「丁火柔中,内性昭融,抱乙而孝,合壬而忠;旺而不烈,衰而不穷,如有嫡母,可秋可冬」。这就是说,丁火禀性阴柔平和,它不会尽泄乙木印星的元气,好像子女对父母存有孝心,不让父母太伤神一样(乙乃丁之母,同性之泄不尽泄);遇到壬水官星,也能融洽相合而不生冲突,好像吾人守法尽忠于国家一样。因为丁火柔中,所以它的弹性也很大,数量多了,其火势也不会太过猛烈,数量少了,其生机也不会轻易绝减;如果见到甲木正印(嫡母)来生助,则纵使在秋天或冬天丁火不得令之时,也能够坚强地生存下去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丁火其形一烛灯,太阳相见夺光明,得时能铸千斤铁,失令难熔一寸金;虽少干柴犹可引,纵多湿木不能生,其间衰旺须分别,旺比一炉衰二檠」。这就是说,丁火好像烛光或灯火一样,如果遇到丙火太阳,那么丁火的光芒就会遭其僭夺盖越,而变得黯然失色;当丁火很强的时候,可以冶炼铸造大量的金属,然当丁火很弱的时候,则可能连一寸金子都销熔不了。倘须用木神来生丁火,只要木柴是干的,再少也燃烧得起来,如果木柴是湿的,那么纵使再多的木来生助。也是燃烧不起来,这其间的差别必须分辨清楚才行,因为丁火旺时就好比一个大熔炉,丁火弱时则微如一盏小油灯(原文「檠」,小灯之谓)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丁火属阴,为凡火,可制万物,金、银、铜、铁不得丁制,不能成器;喜生夜间,巳酉丑月令为妙。正月逢寅乃天德,印元更得卯字最好,忌壬癸水;如日生多克妻子,遇南方运剥官退职,行西北方运贵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丁火,甲木当权,乃为母旺,非庚不能劈甲,何以引丁?姑用庚金。二月丁火,湿乙伤丁,先庚后甲,非庚不能去乙,非甲不能引丁,庚甲两透,科甲定然;庚透甲藏;亦有生贡;甲透庚藏,异路功名。三月丁火,戊土司令,泄弱丁气,先用甲木引丁制土,次看庚金,庚甲两透,定主科甲;或一藏一透,终非白丁(寻常百姓)」。又说:「四月丁火乘旺,虽取甲引丁,必用庚劈甲伐甲,方云木火通明,甲多,又取庚为先。五月丁火,时归建禄(此指月支得临宫禄气),不宜乱用甲木,过年透隔位之壬,不贪丁合者,忠而且厚;或支成火局,干见火出,得庚壬两透者,科甲定然,土透制壬,常人;即壬藏支中,亦非白丁,但要运行西北,方可发达;得一癸透,名独杀当权,出人头地。六月之丁火,阴柔退气,但值三伏生寒,丁弱极矣!专取甲木,壬水次之气又说:

「三秋丁火,退气柔弱,专用甲木,金虽乘旺司权,无伤丁之理。仍取庚劈甲,为引火之物,或借丙暖金晒甲,不虑丙夺丁光;凡两丙夹丁者,夏月忌之,余月不忌,但此格少年困苦刑克,中年富贵,必要地支见水制丙方妙」。又说:「二冬丁火微寒,专用庚甲,甲乃庚之良友,凡用甲木,庚不可少,无庚无甲,何能引丁?虽云木火通明;冬丁有甲,不怕水多金多,可称上格;甲庚两透,科甲分明,见己则否;己多合甲,则为常人」。

十天干丁火特征

颜色主赤色、橘色,形状主放射状之不规则形,季节主夏天五月,方向主正南方,味觉主微苦,五常主内礼,型态主由金属元素、石油、油、化学纤维和动物油所燃烧发出的电能与热能,以及在各种其他火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化学性质者。

十天干戊土

《滴天髓》说:「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,静翕,相合之谓动辟,万物司令,水润物生,火燥物病,若在艮坤(艮指寅,坤指申),怕冲宜静」。这就是说,戊土乃凝固厚重之土,如果不遭刑冲克破」,它就像那原野安详的大地,包容涵育着万物(静翕),如果它遇到了刑冲克破,又像农夫辇锄翻垦泥田,引发出无穷的生机一样(动开);它是万物赖以生存发展的根宿。如果有水来滋润,万物就活力旺盛。衍生不息,如果火多土燥,万物的生机就会衰败或萎缩。戊土所坐的地支,最喜安静,而怕刑冲,譬如戊坐寅,怕申来冲,戊坐申,怕寅来冲等,因为万一冲动过剧,戊土必将崩解溃散而难以育养万物了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戊土城墙堤岸同,防江河海要根重,柱中带合形还壮,日下乘虚势必崩;力薄不胜金泄漏,成功安用木疏通,平生最爱东南健,身旺东南健失中」。这就是说,戊土好比城墙或堤岸,如果欲防堵大水,那戊土本身就需团固厚重才能达到规范水势之功效;八字遇干支合化戌土相助,则戊土气势便自然壮盛,反之,倘戊土坐在盗、泄、冲、克的地支上,必然会崩解溃散了。如果戊土很弱,势将承受不了金的泄气,如果戊土很强,便须木来疏通土质,这样的格局才算成功,戊土弱时最喜东南木火支持,如此则官生印、印生身,生化有情,容易发富发贵;但是如果戊土强时,再遇东南木火来助,反将使戊土偏燥,导致五行愈失中和平衡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戊土属阳,乃堤岸城墙之土,止能拒水,不能种养万物。凡城堤不看刑冲破害,人民得安;喜甲乙木以印化杀之地,忌行西北运,纵发而当破当忧;要火生扶,嫌水克制,戊己重犯,名利两失,辛庚迭逢,做事进退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三春戊土,无丙照暖,戊土不生,无甲疏劈,戊土不灵,无癸滋润,万物不长。正二月先丙后甲,癸又次之。三月先甲后丙,癸又次之,因戊土司权故也,有甲、丙、癸三者齐透,必主一品当朝;或二透一藏,亦登金榜,二藏一透,也可异途」。又说:「四月戊土,阳气发升,寒气内藏,外实内虚,真不畏火炎,无阳气相催,万物不长,故先用甲疏劈;次取丙癸为佐。五月戊土,仲夏火炎,先看壬水,次取甲木,丙火酌用,用癸力微。六月戊土,遇夏干枯,先看癸水,次用丙火甲木」。又说:「七月戊土,阳气渐入,寒气渐出,先丙后癸,甲木次之,丙、癸、甲透者,富贵极品;癸藏丙透,不仅秀才;丙甲两透,癸水会局藏辰,亦不失富贵;无丙得癸甲透,此人清雅,家富千金;无癸甲者,常人;有丙火,妻贤子肖;若丙甲癸三者俱无,下流之命。八月戊土,金泄身寒,赖丙照暖,喜水滋润,先丙后癸,不必木疏;丙癸两透,科甲中人,丙透癸藏,可许入泮(古时学子入学为生员叫入泮);癸透丙藏,纳资得官;若丙藏又无癸,即多不透,此皆常人;癸丙全无,奔流之客。九月戊土当权,不可专用丙,先看甲木,次取癸水,却忌化合;见金先用癸水,后取丙火,配合支干,方成有生之土,定发云程」。又说:「十月戊土,时值小阳。阳气略出,先用甲木,次取丙火,非甲木不灵,非丙土不暖,安能发生万物,甲丙两出,富贵中人。十一、二月,严寒冰冻,丙火为尊,甲木为佐,丙甲两透,桃浪之人;丙出甲藏,采芹食饿;丙藏甲出,佐杂前程;有丙无甲者,豪富;有甲无丙者,清贫:丙甲全无,下流之造(此指命造格局低下之意,非指人品下流)」。

十天干戊土特征

颜色主褐色、咖啡色,形状主块状、团状、角状,季节主四季中的三月和九月,方向主中间传上或中间偏左,味觉主大甜,五常主行信,型态主山岳、岩层、粗石、结晶石、干泥、平原、道路,以及在各种其他土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粗硬、成坏、结晶、干澡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己土

《滴天髓》说:「己土卑湿,中正蓄蔽,不愁木盛,不畏水狂;火少火晦,金多金光,若欲物旺,宜助宜帮」。这就是说,己土乃松软潮湿之土,但其中仍蓄藏着刚正之气息;因为己上松软潮湿,所以比较不怕木来剥克;也不甚怕水来渗透溶解。弱的火遇到阴湿己土,必定昏晦火的光辉,强的金遇到阴湿己土,更能增助金的气势;如果希望己土孕育出繁茂的万物,那就需要火土再来帮扶壮大己的活力了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己土田园属四维,坤深万物为之基(此处的「坤」乃指阴土而言),水金旺处身还弱,刃土功成局最奇;失合岂能埋剑戟,得时方可用磁基,漫跨印旺兼多合,不遇刑冲总不宜」。这就是说,己土好比是田园中的泥地一样,如果己上厚实,就能成为培育万物的根基和归宿;如果己土衰颓,金水强旺,则又须赖比劫禄刃来帮扶。已土虽属湿土,然当它很弱的时候,也无埋金之能,而当己土得令不弱的时候,用它来生金助金最为恰当;如果己土当众势强又多合,造成偏旺失衡反而不妙​​,这时便需要用刑用冲来分散减弱它的旺势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己土属阴,为田地山园之土,要刑冲破害,即耕凿之论。喜生春夏辰巳之乡,乃官印之地,更不值伤官损印乃可发福,主为人好置造,田园丰盈,行东北运尤好,更兼亥卯未木,决主富贵,人物稳厚,大宽小急;值辰戌丑未,乃背禄逐马及劫财刑伤破耗,讼服(刑讼与丧服)不一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己土,田园犹冻,盖因腊气(十二月的寒气)未除,余寒未退,故丙为尊,得丙照暖,万物自生,忌见壬水,反为己病;何也?壬乃江湖之水,湖水一发,则田园洗荡,变为沙土,而根苗尽没矣!须戊作堤,以保园圃;壬多要见戊制,有戊出干者,定主玉堂金马,若乏戊制,必属平常。二月己土,阳气渐生,虽禾稼未成,万物出上,田园未展,先取甲木疏之,忌合,次取癸水润之;甲癸出干,定主科甲,加以一丙出透,势压百僚,一见壬水,微末官职。三月己土,正栽培禾稼之时,先丙后癸,土暖而润,随用甲疏,三者俱透天干,必官居黄阁;或三者透一,科甲定然,但要得地,却以庚金为病」。又说:「三夏己土,杂气财官,禾稼在田,最喜甘沛;取癸为要,次用丙火,夏无太阳,禾稼不长,故无癸曰旱田.无丙曰孤阴」。又说:「三秋己土,万物收藏之际,外虚内实,寒气渐升,须丙火温之,癸水润之,不特此也,且癸能泄金,丙能制金,补上精神,则秋生之物咸茂矣!癸先丙后,丙癸两透,雁塔题名;或无癸有两丙透者,异途显达或武职权高;或有丙火,不见壬癸,为假道斯文,终无诚实;或有壬癸无丙者,衣食充足,才能而已」。又说:「三冬己土,湿泥寒冻,非丙暖不生,取丙为尊,甲木参酌,戊土癸水不用;惟初冬壬旺,取戊制之。余皆用丙丁,但丁不能解冻除寒,不能大济」。

十天干己土特征

颜色主棕色、黄色,形状主沙状、粒状、浆状、季节主四季中的六月和十二月,方向主中间偏下或中间偏右,味觉主欢甜,五常主心信,型态主泥土、沙土、田园、湿地、泥浆,以及在各种其他土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细软、散粒、圆柔、潮湿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庚金

《滴天髓》说:「庚金带煞,刚健为最,得水而清,得火而锐;土润而生,土干则脆,能赢甲兄,输于乙妹」。这就是说,庚金禀怪泥顽粗旷,四柱再见丙火七没来锻炼,则格局就会显得刚健壮观;倘得水来洗涤,庚金的光泽便容易发露出来,倘得火来锻炼,庚金就能造成有用器皿或锋利刀剑;遇湿土生之,则庚金必将精神饱满,遇燥土封之,则庚金必干酥易脆;用庚金去克甲木,因属同性之克,故轻而易举,然如用庚金去克乙木,反恐遭到乙木之缠合牵制了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庚金顽钝性偏刚,火制功成怕火乡,夏产东南遇锻炼,秋生西北亦光芒;水深反见他相克,木旺能令我自伤,戊己干支重遇上,不逢冲破即埋藏」。这就是说,庚金虽然赋性粗顽刚健,然如八字原局已有强火将它锻炼成器,则行运就怕再遇火多销熔金器;如果庚金不弱,而能生在春夏木火旺盛的季节,格局自动锻炼甚佳,纵使生在秋冬金水旺季,也能因水之淘洗而发出耀眼光芒,造就是所谓的「金白水清」。假如庚金很弱,遇到旺水反将深沉于水底,永无出头之日;假如庚弱遇到旺木,就好比用小刀去砍巨树,必定刀缺金折;如果土神迭逢,戊己土过旺,也会将庚金埋藏于厚泥之中,使庚金发挥不出正常的作用,这时便须靠木神来剥土或用别干别支来冲散旺土,才能令庚金破土而出,尽展其才能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庚金属阳,乃金银钢铁之类,禀太阳而成,要见丁火制之,方能成器,如见丙火,遇而不过;喜行东南木火运,明亮金得制,如值寅卯,临于甲乙及巳午未,官星印元得气之乡,皆是发越;惟居西北为金沉水底,是不能成器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庚金,木旺之际,有土皆死,不能生金,且金之寒气未除,先用丙暖庚性,又虑土厚埋金,须甲疏泄,丙甲两透,科甲显荣;二者透一,亦有生监。(大学生);丙藏甲透,异路功名。二月庚金,柱中自然有乙,见庚必留情于乙,此金有暗强之势,如秋金一理;故二月庚金,专用丁火,借甲引丁,借庚劈甲,无丁用丙者,富贵多出于勉强。三月庚金,戊土司令,无生金之理,有埋金之忧,故先甲后丁,不用庚劈甲;三月之庚,土旺金顽,顽金宜丁,旺土须甲,乏甲不能立业,乏丁焉能成名?二者少,富贵不真;庚金无火,非夭则贫,身弱财多,富贵不久」。又说:「四月庚金,长生于巳,巳内有戊,丙不熔金,故不畏火炎,丙亦可作用,但先壬水,方得中和,故曰霆金生夏,喜用勾陈(勾陈乃中央土神之别称,此处疑为北方「玄武」水神之误)。次取戊土,丙火佐之,三者皆全,登科及第;即透一、二,亦非白丁。五月庚金,丁火旺烈,庚金败地,专用壬水,癸又次之;壬透癸藏,支见庚辛,必然科甲,切忌戊己透干制水,戊藏支内,不失儒林;或壬在支有金生助,又得金神出干,明经之贵;或癸出带辛,异路之荣。六月庚金,三伏生寒,顽钝极矣!先用丁火,次取甲木,丁甲两透,名显身荣;忌癸伤丁,有甲无丁,庸俗;有丁无甲,生员;丁甲金无,下贱之人;木虽有,丁不透,支又见水,执鞭之士;丁火无伤,贸易之流」。又说:「七月庚金,刚锐极矣,专用火锻炼,次取木引丁,故曰:「秋金锐锐最为奇,壬癸相逢总不宜,如逢木火来成局,试看福寿与天齐,如得丁甲两透,定步青云;若有丁无甲为俊秀,有甲无丁是平人;丁甲两无无用物,只堪门下作闲人。八月庚金,刚锐未退,用丁甲,丙不可少,若丁甲透,又见一丙,功各显赫;且见羊刃无刑冲,丙杀藏支,名为羊刃架杀(一名驽毅),主出将入相,直介忠臣。九月庚金,戊土司令,最怕土厚埋金,宜先用甲疏,后用壬洗,则金自出矣!忌见己土浊壬,壬甲两透,科甲相宜;或甲透壬藏,乡魁可望;甲藏壬透,虞贡(被举荐当幕僚)堪谋;有甲无壬,犹有学问;有壬无甲,莫问衣衿;壬甲两无,则为下格]。又说:「十月庚金,水冷性寒,非丁莫造,非丙莫暖,丁甲两透,支无水局,一榜有之;支藏丙火,桃浪之仙;支见亥子,得己出制,亦有功名。十一月庚金,天气严寒,仍取丁甲,次取丙火照暖,或丁甲两透,丙在支中,必主科甲,即无丙火,亦有衣衿;有丁无甲,亦可富中取贵;有甲无丁,只作常人;或丙透丁藏,异途名望;丁藏有甲,武学可许。十二月庚金,寒气太重,且多湿泥,愈寒愈冻,先取丙火解冻,次取丁火炼金,甲亦不可少,丙丁甲透者,即不科甲,亦有恩荣:有丙无丁甲者,富中取贵;有丁甲无丙者,特达才人;有丙丁无甲者,白手成家,刀笔亨通,乏金更美;或支成金局无火,僧道之流」。

十天干庚金特征

颜色主浊白、灰白、金乌色,形状主尖形、菱形、多角形、锋利形,季节主秋天七月,方向主西南方,味觉主大辛,五常主侠义,型态主重金属类,以及在各种其他金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粗、大、刚、糙、重、硬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辛金

《滴天髓》说:「辛金软弱,温润而清,畏土之迭,乐水之盈;能扶社稷,能救生灵,热则喜母,寒则喜丁」。这就是说,辛金本性阴柔而温润,清丽而光华,它最怕强旺的燥上来封固或遇不弱的湿土来将其掩埋,却喜适量的清水来澄濯。由于辛金性柔,故其伸缩弹性亦大,往往能以柔克刚,以和伏暴,所以,凡八字以辛金为日主,而格局又高成纯上,清奇不杂者,大都有悲天悯人,救国救民之赤忱。四柱火多而热,则喜土印来化杀生身;四柱水多而寒,则喜火官来温焙炼就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辛金珠玉性通灵,最爱阳和沙水清,成局不劳炎火锻,资扶偏爱湿泥生;木多火旺宜西北,水冷金寒要丙丁,坐禄通根身旺地,何愁厚土没其形」。这就是说,辛金就像是珍珠宝玉一样,富有灵逸清华之气质,最爱火炼和水洗,则其光泽愈发显耀;如果八字原局已将辛金自动锻炼成器时,行运就不喜再见火来销熔,倘辛金气势衰颓,则又须湿土来加以生助。辛金遇到木火很旺,便喜金水湿润,遇到金水很旺,便喜火神调侯;如果辛金通根乘旺,气势不弱。那么纵使见到很强的厚上,也不怕遭其埋没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辛金属阴、乃水银、珠砂、赤碧、珍珠之类,秉日精月华,秀气结成。最要金清水秀,土气丰厚地方,并西北方运;如行辰戌巳东南运,五行四柱不见丁火为妙,见则不能威其器!如珠堕炉之喻,秀而不实,尤恐寅午戌成局,杀旺要身强,乃当其旺;柱有亥卯未,更见丙丁透,行午未运发福。巳酉丑戌金局,为温厚造化,行东方运大吉,不宜南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辛金,阳气舒而寒未除,不知正月建寅,中有长生之丙,解去寒气,忌甲木司权;辛金失令,取己土为生身之本,欲得辛金发现,全赖壬水之功,己壬两透,支见庚制甲,科甲定然;或己土透干,支中有甲,异路恩荣;或己土不全,号曰君臣失势,富贵难全;或有丙火出干,亦主武学;或见壬,无己庚者,贫贱之徒。二月辛金。阳和之际,壬水为尊,是戊己为病,得甲制伏,则辛金不致埋没,壬水不致混浊,合此者必身入玉堂,故二月辛金,有壬甲透者贵显,否则,乡绅;或壬坐亥支,不见土出,可能人芥,家亦小康;得申中之壬者,异途名望;无壬者,常人,其生克之理,与正月辛金皆同。三月辛金,戊土司令,辛承正气,母旺子相,先壬后甲,壬甲两透,富贵必然;壬透甲藏,凛贡不失;甲透壬藏,富贵可云;壬甲皆无,平常之格」。

又说:「四月辛金,时逢首夏,忌丙火之燥烈,喜壬水之洗淘,支成金局,水透出干,有木制戊,名[一清澈底]科甲功名;癸透壬藏,富真贵假;若壬癸皆藏,戊己亦藏,略富;若壬癸俱无,反见火出。必主鳏独。五月辛金,壬、癸、己三者皆用,或壬己两透,支见癸水,不冲,定主显达,即己藏支,亦有麇贡;或无壬有己。须得异途;或癸出有庚,必主衣锦,叨受恩荣;若水土多者,见甲方妙。六月辛金,已土当权,辅助太多,恐掩金光,先用壬水,取庚佐之,壬庚两透,科甲功名;即不出干,藏支得所,亦有荣华;但忌戊出,得甲制之,方吉;甲须隔位,恐贪己合,反掩金光,又塞壬水之流,下贱之格;又忌庚出制甲,或只专未中一己,见了壬水,又为湿泥,不可见甲,甲出,压作用大,总以一壬一己,见庚无甲,方妙,与五月用己、壬同]。

又说:「七月辛金,值庚司令,不旺自旺,且壬水居申,四柱不见戊上,胎元戊藏申内,为壬堤岸,人命得此,为官清正,但不富耳。八月辛金,当权得令,旺之极矣;专用壬水淘洗,故云「金见水以流通」。一如见戊己,则生扶太过,故以土为病,见甲制土方妙;无戊,不宜用甲。九月辛金,戊土司令,母旺子相,须甲疏土,壬泄旺金,先壬后申,壬甲两透,桃洞之仙;或壬透甲藏,又见庚者,平人;甲透壬藏,戊在支内,异徒之仕]。

又说:「十月辛金,时值小阳,阳气渐升,寒气将降,先用壬水,次取丙火,壬丙两透,金榜题名,何也?盖辛金有壬水丙火,名「金白水清」,又在亥月,故发;丙透壬藏,采芹之造;丙藏壬透,富有千金;壬丙在支,聪明之士;戊壬存柱,积蓄之人;或壬多无戊,多辛水汪洋,反成贫贱;戊多壬少,又主成名。十一月辛金,癸水司令,为寒冬雨露,切忌癸出冻金而困丙火;壬丙两透,不见戊癸,衣锦腰金;即壬藏丙透,一榜堪图。十二月辛金,寒冻之极,先丙后壬,无丙不能解冻,无壬不能洗淘,丙壬两透,金马玉堂之客;壬丙俱灭,游庠食气之人;有丙无壬,富真贵假;有壬乏丙,贱而且贫;或丙多,无壬有癸,市中有贸易之流]。

十天干辛金特征

颜色主金色、银色、雪白色,形状主均衡多边形、圆润形、平滑形、透光状,季节主秋天八月,方向主正西方,味觉主微辛,五常主巧义,型态主轻金属类,以及在各种其他金属类,以及在各种其他金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绌、小、柔、滑、轻、软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壬水

《滴天髓》说:「知水通河,能泄金气,周流不滞;通根透癸,冲天奔地,化则有情,从则相济」。这就是说,壬水好比江河大海中的水,它能泄化金的肃杀之气,易刚暴为柔和,化无情为有情,所以称其为刚中之德,每每流动不停,周行不怠。如果壬水过多了也不太好,因其有冲天奔之能,若控制失当,往往带来灾害;假使控制得当,转化得宜,那么壬水必定普济有情;当壬水旺到极点而无法规范约制时,不得已便需顺从其旺势,用金水来相生相济,使其气势更专更强,以成就壮观之水力功能了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壬水汪洋并百川,漫流天地总无边,干支多聚成飘荡,火土重逢固本原;养性结胎须未午,长生归禄居乾坤《干指亥,坤指申》,身强原自无财禄《禄指正官》,西北行程厄少年」。这就是说:壬水乃江河大海之水,蒸发于天使成云涌之形,流布于地便威浩荡之势,漫无固定态势;如果八字中水太多了,就如同置身于汪洋大海,有飘荡无依之象;壬水很强,就须要不弱的火土来规范水势,以巩固庄稼民本,否则任其泛滥肆虐,后果必然不堪设想。在十二生死历程中,壬水胎于午,养于未,长生于申,临官建禄在亥,倘壬水气势强旺,四柱不见财官约制旺水,八字又不能从化成特殊格局,那么一旦运行金水旺地,不是少年早夭,也必灾厄连连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壬水属阳,乃甘泽长流之水,能滋生草木,长养万物,独喜春夏生人;秋冬值令,则无生意,若得寅午戍,官星得生助之气,名誉自彰。金局生八月,名利两遂,水局生三月,为天德(壬日主生于辰月为天德)主贵;地支亥卯未,行南方运发财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壬水,汪洋之象,能井百川之流,然水性柔弱,宜用庚金之源,庶不致汪洋无度,有庚丙戊三者齐透,科甲功名;或庚戊藏支,丙坐寅支者,亦有恩诰;即一庚透.贡监有之;凡壬日无比肩羊刃者,不必用戊,专用庚金,以丙为佐。二月壬水,寒气初除,有井流之象,不用丙暖,专取戊土辛金;二月壬水,先戊后辛,庚金次之,戊辛两透,雁塔题名;戊透辛藏,亦有恩诰;或戊辛不透,有庚出干者,主富。三月壬水,戊土司权,恐有推山塞海之患,先用甲疏土,次取庚金,庚甲俱透,科甲定然,甲透庚藏,修齐品格;甲藏有根,可云俊秀;有癸滋甲,必主干城(镇守城池之将士);独甲藏支,必富;独庚在柱,常人;无甲,刚暴之徒;乏庚,愚顽之辈」。

又说:「四月壬水,丙火司权,水弱极矣,专取壬水比肩为助,次取辛金发源,且暗合丙火,庚金为佐,壬辛两透,金榜有名;或癸辛两出,加以甲透,亦主异路之荣;无甲者,富贵门下之客。亦可参用,其理与四月皆同,庚癸两透,科甲必然;庚壬两透,官居极品:有庚无癸者,常人。六月壬水,己土当权,丁火退气,先用辛金癸水,次用甲木劈土。六月壬水,先辛后甲,次取癸水,辛甲两透,富贵清高;甲藏辛透贡鉴生员;辛藏甲透,异途武职;甲壬两透无伤,有治国之贵;即甲藏壬出无破,亦是拾芥之才,庚金司令,壬得申之长生,源流自远,转弱为强,专用戊土,次取丁火佐戊制庚,但用辰戌之戊,不用申中受病之戊,戊丁俱透,科甲生员;戊透天干,丁藏午戍,恩封可待;特忌戊癸化合,即支见寅戍,年出丁火,可许衣衿;或丁戊两藏,富中取贵。八月壬水,辛金司权,正金白水清,忌戊土为病,专用甲木,甲木一透制戊,壬水澈底澄清,名高翰苑;若甲出时干,功名显达;设见庚破,又属常人,若一派壬水,见一甲,制戌中之戊,戊又出干,斯用丙火,此格清贵极矣!正合一将当开,群邪自伏;或不见丙戊,亦不为妙」。

又说:「十月壬水司权,至旺之极,取戊为用,若生辰日干《指八字以壬为日干》,又见辰时,必须戊时,必须戊透,又须庚制甲,不伤戊土,戊庚两全,定主癸科及第,位显权高;或甲出制戊,不见庚救者,断之困穷;戊藏无制,可许生员;或戊庚两透无甲者,亦主荣显。十一月壬水,阳刃帮身,较前更旺。先取戊土,次用丙火,丙戊两透,富贵荣华;有戊无丙,略可言富;有丙无戊,好谋无成。十二月壬水,旺极复衰,何也?上半月癸辛主事,故旺,专用丙火,下半月己土主事,故衰,亦用丙火,甲木佐之,有丙解冻,名利双全;丙透甲出,科甲之贵,然四柱无壬方妙;无丙,单寒之士。

十天干壬水特征

颜色主黑色、浊色,形状主波浪形、流动状、倾泻状,季节主冬天十月,方向主西北方。味觉主大咸,五常主急智,型态主江、河、湖、海、暴雨、暴雪等冲激力或流动性较强大之液体,以及在各种其他水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阳刚、冒险、大量、竞争激烈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癸水

《滴天髓》说:「癸水至弱,达于天津,得辰而运,功化斯神;不愁火土,不论庚辛,合戊见火,化象斯真」,这就是说,癸水禀性至为阴柔平和,然当其发挥运作时,也能上达天河,下通江海;癸水遇到了辰库,就如蛟龙之入于江海,每每具云作雾,变化万端。由于癸水至柔,柔能克刚,所以不怕一点火土来蒸涸或抑制,纵使癸水力弱,也不必急用金神来生扶;癸水遇到了戊土来合,四柱又见不弱的火神来助化,则癸水极有可跨转化成火行,此时就须将它当成特殊格局中的化火格来看了。

《醉醒子》说:「癸水应非雨露霖,根通亥子即江河,柱无坤坎(坤指申,坎指子)还身弱,局有财官不尚多;申子辰全成上格,寅午戌备要中和,假饶火土生燥夏,西北行程岂太过」,这就是说,癸水并非仅指雨露和甘霖,如果它通根乘旺,一样可以汪洋如江河;倘四柱不见金水生助而致癸水力弱,这时就不喜遇到过多的财官来盗克。八字癸水虽弱,却得地支会合水局相劝,这叫用神有力,必属上格;如果癸水弱,再逢寅午戍会合火局,造成财多身弱,那就必须设法用金水来中和,假使八字火上很旺,又生于炎夏,这时行运便喜遇逢西北金水之地来弥补原局癸水之不足了。

《三命通会》说:「癸水属阴……为雨露润泽之水,滋助万物,喜春秋间运行巳午未地,发福非常,大忌辰戌丑未,运成败地。地支亥卯未合,伤旺益财,无寅甲亦发名利;如见己土丑未月,更带三刑,平常衣禄,初中未济(初中乃指少年及中年时期),终末荣华(终末乃指晚年时期);若五行有救,身旺运财官亦主贵显」。

《穷通宝鉴》说:「正月癸水,值三阳之后,雨露之精,其性至柔,先用辛金,生癸水之源,次用丙火照暖,名「阴阳和合」万物发生,辛丙两透,金榜有名。二月癸水,不刚不柔,乙木司令,泄弱元神,专以庚金为用,辛金次之,庚辛俱透,无丁出干者,贵由科甲,无庚辛者常人。三月癸水,要分清明、谷雨,清明后,火气未炽。专用丙火,为阴阳和谐,谷雨后,虽用丙火,尚宜辛甲佐之,如辛卯、壬辰、癸未、丙辰,生上半月,用丙火显达,生下半月,必无伤辛金癸水方妙,然丙亦不可少;用丙,木妻、水子」。

又说:「四月癸水,喜辛金为用,无辛用庚,若辛高透,不见丁火,加以壬透,主科甲荣贵,声播四夷;若有丁破格,贫无立锥,有壬可免;辛藏无丁,贡监衣衿。五月癸水,至弱无根,必须庚辛为生身之本,但丁火司权,金难敌火,安能滋养癸水?宜见比劫,方得辛金之用;五月癸水,庚、辛、壬参酌并用可也!如庚辛透干,又见壬、癸者,定主钟鼎名家(在朝为官简称「钟鼎」,在野为民

简称「山林」);或有金透,支见申子辰者,亦主金榜挂名;或无水出干,支只一水,虽有庚辛,一富之造,故曰「水源会夏,富重贵轻」,又曰「金水会夏天富贵永无边;运行火土地,快乐似神仙」。六月癸水,有上、下月之分,下半月庚辛有气,上半月庚辛休囚,凡六癸日,多不念者,何也?俗土不知此理,因未中有乙己同宫,破而不破,故癸水不能从杀,所以专用庚辛;如上半月金神衰弱,

火气炎烈,宜比劫助身,可云富贵,与五月一理:下半月庚辛有气,即无比劫亦可,又忌丁透,即丁在支亦不吉,其生克制化,与五月略同」。

又说:「七月癸水,正母旺于相之时,癸虽死申(十二生死历程中,癸水死于申),殊不知申中有庚生之,名「死处逢生」弱中复强,即运行西北,亦不死也,但庚司令,刚锐极矣,必取丁火为用,或丁透有甲,名「有焰之火」必主科甲;或丁透无甲,又无壬癸,即有一、二庚金,亦有生监,有二丁更妙;或金多乏丁制者,贫困之人。八月癸水,辛金虚灵,非顽金可比,正金白水清壬故取辛金为用,丙火佐之,名「水暖金温」,如丙与辛隔位同透,主科甲功名;或丙透辛藏,一榜之士;或土多克水,生意中人;八月癸水,丙、辛皆用。九月癸水,失令无根,戊土司权,克制太过,专用辛金发水之源,要比肩滋甲制戊方妙,或辛甲两透,支见子癸,定主平步青云;或癸甲两透,富贵成名;或有甲辛无癸者,亦有恩封;或有甲癸无辛者,富大贵小;有甲无癸辛者,常人;二者俱无,贫贱之格」 。

又说:「十月癸水,旺中有弱,何也?因亥摇木,泄散元神,宜用庚辛为妙,得庚辛两透,不见丁伤者,功名有准。十一月癸水,值冰冻之时,金水无交欢之象,专用丙火解冻,庶不致成冰,又要辛金滋扶,无丙有辛。不妙;凡冬季癸水,有丙透解冻,则金温水暖,两两相生,要不见壬癸,自然登科及第,紫诰金章《受政府颁令诰封或拔攉任用之谓》。十二月癸水,寒极成冰,万物不能舒泰,宜丙火解冻,或丙透年时,加以壬透,支中多戊,名「水辅阳光」,主显达名臣;无戊者,异途之职;若有丙无壬,黉门之客;有壬无丙,戊又出干者,皂隶(衙门牵的差役)之流」。

十天干癸水特征

颜色主灰色、清色,形状主平面形、泉涌状、涓涡状,季节主冬天十一月,方向主正北方,味觉主微咸,五常主睿智,型态主溪、沟、池、井、细雨、细雪等冲激力或流动性较温和的液体,以及在各种其他水性物类与行业中较偏向于阴柔、保守、微量、稳定少变等性质者。

十天干相克
十天干相克

十天干相克

十干代表五行,分为两金、两木、两水、两火、两土。金克木,故庚辛克甲乙;木克土,故甲乙克戊己;土克水,故戊己克壬癸;水克火,故壬癸克丙丁;火克金,故丙丁克庚辛。是以干之相克,即代表五行之战斗也。

十天干相克影响

(一)如庚见甲。庚为主克,甲为受克。受克者败尽无余,主克者虽胜亦劳,所谓两败俱伤是也。

(二)日干本身,逢克我或我克,不作两败俱伤论。盖克我者为官,我克者为财。是我之财官,何为两败耶。

(三)如庚年甲月相克。既两败俱伤。似非局中之喜,然或庚或甲,若为局中喜神,相克固凶,若为局中忌神,则因克而反和解凶也。

十天干相克区别

(一)如年庚月甲。地位最为贴近,克为亦为最重。

(二)如庚载申。甲载寅,或两庚两甲,势均力敌,克力亦重。

(三)如两庚一甲,一甲已不敌一庚,逢两庚更如摧枯拉朽当非劲战敌,战克反轻。

(四)如两甲一庚,一甲不敌一庚,两甲则其力较劲,而战克反重。

(五)如一庚一甲。甲为受克,然甲木得时或得势,则庚难取胜,而甲未受创。务必两弱庚而一强甲,方成战局也。

(六)如庚年甲巳,有月柱间隔,克力较轻。

(七)如庚年甲时。有月柱日柱间隔,地位愈远,克力愈轻。

(八)如庚年壬月甲日。壬水泄庚金而生甲木,则庚与甲,有壬调解,似克而非克。

(九)如庚年丙月甲日。庚甲本克,今逢丙火克庚,则庚甲不克,而转为同仁庚相克矣。

(十)如庚年甲月壬时。虽壬水泄庚金而生甲木,但以壬水远隔。庚甲地位接近,仍作克论。

(十一)如庚年甲月丙时。丙在时,庚在年,地位远隔,不能相克。庚与甲则地位接近,故仍以庚金克木论也。

(十二)如庚年甲月戊日。若庚金最强,则作庚克甲,不成甲克戊矣。若甲木最强,则作甲克戊,不成庚克甲矣。若戊土最强,则只庚可克甲,而甲不可克戊。

(十三)阳干克阳干,阴干克阴干,克力最重。阴干克阳干,次之。阳干往往不克阴干,作干合论。

十天干相合
十天干相合

十天干相合

庚见甲,二阳相竟而成克;辛见乙,二阴不足而成克。乙见庚,或庚见乙,则阴阳相见为合,如男女相见,而成夫妇之道焉。盖基于易经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,偏阴偏阳之谓疾也。

十天干相合影响

(一)如甲日见辛,辛为甲官。若透丙合辛,则辛非甲官矣。丙为甲食,然既作合,亦非甲食矣。故合者,并去而两有所绊也。

(二)日干本身之合不受合去影响。盖六阳逢财,六阴逢官,俱是作合,和乙日逢庚,乙庚作合,庚为我官,是我合之,何为合去耶!

(三)如丙年辛月作合。既丙辛两有所绊,似非命局之喜。然或丙或辛,若为日干所喜,合去固凶,若为日干所忌,则合去反得解凶也。

十天干相合区别

(一)如甲年己月。甲己之地位紧贴,合力最重。

(二)如甲在年上,己在时上。隔位太远,合而不能合也,半合也。其为祝福,得十之二三而己。

(三)如丙辛相合。若丙火得时得势,纵为所绊,仍有六七分能力。辛金失时。失势,又被羁绊,力更轻微矣。

(四)如两辛一丙。两丙一辛,两丁一壬,两壬一丁。犹二女一夫,一女二夫,难免争妒,故为妒合。虽有合意,其情不专。为祸为福,得十分之五六而已。

(五)如庚年乙月甲日乙时。虽两乙合一庚,因甲日隔之,全无争妒之意,年庚月乙仍作纯粹之合也。

(六)如乙年庚月乙日,庚金左右合乙,是皆可合也,妒合是也。乙年乙月庚日,月乙与日庚相拿上乙以地位之隔,虽有合庚之意,而不作合论矣。庚年乙月乙日,年庚合月乙,日乙以地位之隔,虽有合庚之意,亦不作合论矣。

十天干克合并见
十天干克合并见

十天干克合并见

命有天干克合并见者。若用神在于地支,自无议克、议合之必要。惟若用神求诸干上,则必先以克合之力,轻重较量,然后取用为妥。特立法例五则如后:

(一)如庚年乙月甲日。以地位论,庚乙紧贴,庚甲间隔,当作合不作克也。

(二)如庚年辛月乙日。以地位论,辛乙紧贴。庚乙间隔,当作克不作合也。

(三)如甲年庚月乙日。克合并见,且皆贴近。以主克受克论,庚可胜甲,甲不能胜庚,则庚乙相合,甲不得侵,自作合论。

(四)如丙年庚月乙日。克合并见,且皆贴近。以主克受克论,丙能胜庚,庚不能胜丙,则乙庚相合,丙得侵庚,自作克论。

(五)如丙的庚月乙日。克合并见,且皆贴近,以势力论,若丙火得时得势,则丙可克庚,庚不可合乙。若庚金得时得势,则庚可合乙,丙不能克庚。再若丙庚乙三字,势均力敌,则作克不作合,盖克力大于合力也。

十天干合而化

万物生于土,甲己为相合之始,故化为土。土则生金,故乙庚化金次之;金则生水,故丙辛化水又次之;水则生木,故丁壬化木又次之;木则生火,故戊癸化火又次之。而五行遍焉,十干化合,盖即此义耳。俗书所解,类多迂折,未便深信。兹所欲言者,又有时令、宾主、明暗、地位、岁运五项。

(一)时令 辰戌丑未月只可化土,亥卯未月只可化木,巳酉丑月只可化金,寅午戌月只可化火,申子辰月只可化水。寅月兼可化木,申月兼可化金,己月兼可化火,亥月兼可化水。

(二)宾主 日干逢合则可化,盖日干为命之主也;他干逢合不能化,盖他干为命之宾也。故如甲日合己月,或合己时,则可化土。若甲年己月,只合而不化也(此指非化格而言。若己成化格。他干逢合。亦得化也)。

(三)明暗 透干为明,藏支为暗。明与暗,亦只合不化如己土透干,与亥中所藏之甲,可合不可化。

(四)地位 如甲日己年,地位被月柱所隔,合且勉强,况乎比哉。

(五)岁运 如甲日逢己运或己岁,应以正财论,不作化土论。若日干非甲,他干有一甲者,逢一己运己岁,尤不能化(此亦指非化格而言若己成化格,他干逢合运或合岁,亦得化也)。

转载请注明:玄学博客 » 十天干阴阳细解

你不能复制此页面的内容!